生物科技 - 改基因食品的争议
2015-04-15

概括


  近年来,生物科技渐渐被应用于食物生产方面,因而衍生的基因改造食品也陆续在市场上市。食用基因改造食品,对人体会构成什么样的影响,需要做长期且广泛的研究,目前各界仍有许多争议。本署为了解民众对基因改造食品的认知与态度,特委托民间公司进行「民众对生物科技及基因改造食品的认知及态度」调查,期望了解民众对基因改造食品的态度,以及对标示政策的看法,做为未来政府拟定相关法令的参考依据。

**调查


  本次调查对象为居住在 台湾地区,年龄在20岁以上的民众,调查时间为**89年9月27日至3 0日,有效样本为1083份,调查结果如下:
  ⒈基因改造食品的认知及消费行为方面:
  ⑴ 68.1%的民众听过基因改造食品,但是有半数以上的民众不知道基因改造食品有什么好处或坏处。
  ⑵ 对于目前市面上有哪些产品可能是基因改造食品,32%的民众并不知道;回答知道比例较高的食品是豆腐、豆浆、和其它豆类食品。
  ⑶ 42.7%的民众平时购买食品时,并不会特别选择购买非基因改造食品。
  ⒉ 对基因改造食品的看法方面:
  ⑴ 基因改造食品的安全性,*受大众质疑,61.6%的民众担心基因改造食品的安全性;51.2%的民众认为食用基因改造食品对人体可能产生不好影响;66.9%的民众担心吃了能抗虫害的农作物所制成的基因改造食品,会对人体生命安全会产生威胁;其中尤以年龄在30至39岁的女性对基因改造食品的安全疑虑较高。
  ⑵ 但是,也有65.3%的民众同意,基因改造食品是人类发展的趋势,也是时代潮流的必然产物;49.7%的民众同意,基因改造食品由于使用人工改造,会使食物的口味、外观更好,更适合人类食用。
  ⑶ 43.5%的民众认为目前基因改造食品上市前的的安全性 评估程序,并不足以保障基因改造食品的安全性;同时,45.7%的民众认为「从1994年上市至今,没有证据显示基因改造食品不适宜人类使用」的说法,不能降低其对基因改造食品安全性的疑虑。
  ⑷ 此外,也有67.8%的民众担心基因改造食品,可能危害生态系统。
  ⒊ 对基因改造食品价格接受度方面:
  ⑴ 48.4%的民众在知道那些产品可能是基因改造食品后,可能会特别选购非基因改造食品。
  ⑵ 96.1%的民众可以接受非基因改造食品与基因改造食品在价格上有差异。
  ⑶ 如果非基因改造食品与基因改造食品价差在二成左右,69.6%的民众会去买非基因改造食品;如果价差为50%,79.3%的民众会去买非基因改造食品;如果价差为一倍,64.9%的民众会去买非基因改造食品。
  ⒋ 对基因改造食品标示制度的看法
  ⑴ 73.5%的民众赞成采用强制标示制度,目的为方便消费者辨识、消费者权利不能被忽视,厂商才会重视标示制度。
  ⑵ 63.2%的民众赞成采用正面标示,原因为让消费者一目了然、主动告知消费者等为主
  ⑶ 51.5%的民众认为,只要含有基因改造成分的食品,即需标示。
  ⑷ 至于容许量多少比较合理?55.6%不表示意见,3%不赞成规定容许量,22.0%认为百分之一的容许量较为合理,14.9%认为应订在百分之五及以上的容许量较为合理。
  基因改造食品在近几年来迅速的进入消费市场,引起全球对此的关心,不仅消费者对于食用基因改造食品的安全性有所疑虑,大规模的使用基因改造食品,亦可能会引发一连串的环境危机,其中*明显的例子就是基因物种的多样性被破坏是否影响到生态系的运作,简言之,关于基因改造食品潜在的威胁包括有:人、环境与经济三方面。

疑问

  关于基因改造食品对于人体健康影响的议题,在国际上已争论许久,而反对基因改造食品的人,主要有以下几点考虑:
  ⑴基因改造食品是否直接对人体影响的疑虑:包括毒素及过敏原。在毒素(toxity)方面,即基因改造食品是否因为基因改造而产生新的毒素,经食用而累积于人体内,进而对于人体健康造成不良的影响?在过敏原(allergenic)方面,即过敏原是否会随之转移至基因改造食品上?实验结果证明过敏原确实有可能发生转移的现象,例如 美国的Pioneer Hi-Bred公司为了提升大豆内的营养素,而将 巴西坚果之基因转植素大豆内,结果九名对巴西坚果过敏的受试者中,有八名都发生了过敏的现象。
  ⑵ 标识基因(marker gene)是否会移转至人体的肠道或是细胞内的疑虑:所谓「标识基因」,就是进行转殖时用以筛选基因以转殖并表现的细胞,以将该 细胞再生成为植株,而标识基因*常用的即为抗生素 抗性基因(antibi-otic resistance marker gene)。
  ⑶ 出现新病毒:原本只会在植物或是动物上作用的病毒究竟会不会在基因重组的过程中成为人体新的病原体,目前尚无定论。

环境危害

  对于环境的威胁包括以下几点:⑴威胁到非目标生物【non-target organisms】及益虫【benefit insects】;⑵减少生物多样性;⑶基因漂浮【genetic drift】及 基因污染【genetic pollution】。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只有购买过该商品的用户才能评论。

热烈庆祝上海易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被正式授权为LKT全国一级代理商。LKT Labs 是一家专注于防癌抗癌特殊化学品研究和开发的公司。主要提供:癌症药物、药物发现试剂盒、天然产物、广泛的生命科学研究试剂、定制合成。美国LKT Labs是1988年在美国成立的,为全球提供先端的药物研发试剂、试剂盒、委托合成,并为药物生产企业提供原料,*近几年在农药、水产养殖业有很大程度的开发。在LKTLabs 可以找到在其他地方找不到的产品。

LKT Labs 是一家专注于防癌抗癌特殊化学品研究和开发的公司。主要提供:癌症药物、药物发现试剂盒、天然产物、广泛的生命科学研究试剂、定制合成。美国LKT Labs是1988年在美国成立的,为全球提供先端的药物研发试剂、试剂盒、委托合成,并为药物生产企业提供原料,*近几年在农药、水产养殖业有很大程度的开发。在LKTLabs 可以找到在其他地方找不到的产品

干细胞科学家们提出了一个有关人类血液生成机制的全新观点,颠覆了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的传统教条。发表在《科学》(Science)杂志上的研究结果,证实“过去我们认为知道的一个经典的‘教科书’观点实际上并不存在,”多伦多大学分子遗传系教授、大学健康网络(UHN)辖下玛格丽特公主癌症中心资深科学家John Dick博士说。“通过一系列实验,我们*终阐明了不同类型血细胞由干细胞,而非传统认为的进一步下游细胞快速形成的机制。”这一研究还颠覆了教科书上血液发育系统一旦形成便保持稳定这一观点。Dick博士说:“事实并非如此。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血液系统是双层的,在早期人类发育期和成年期之间改变。”共同作者、来自Dick实验室的Faiyaz Notta和Sasan Zandi博士写道,在重新定义血液发育的体系结构时,研究小组绘制出了从处于各种生命阶段和年龄的人类血液样本处获得的,33个不同干细胞和祖细胞群中近3000个单细胞的谱系潜能。对于罹患血液系统疾病的人而言,研究结果的潜在临床意义重大,为个体化治疗开启了一条不同的路径。Dick博士说:“我们的研究发现意味着,我们将能够更好地了解从贫血(缺乏足够的血细胞)到白血病(有太多血细胞)多种人类血液病。可以把它看作是从黑白电视的旧世界进入到了高清晰的新世界。”Dick博士说,其还有望推动全球寻求再生医学,通过改造细胞来生成诸如血小板或红细胞等成熟细胞类型。Dick与大学健康网络McEwen再生医学中心主任Gordon Keller开展了密切合作。“通过结合Keller小组优化诱导多能干细胞的能力以及我们新鉴别的只生成血小板和红细胞的祖细胞,我们能够开发出一些更好的方法来生成这些成熟细胞。”当前,由于血小板不能储存或冷冻,人类捐献者是血小板**的来源,成千上万的癌症和其他耗弱性疾病的患者都需要输注血小板。当前的发现是建立在Dick博士2012年发布在Science杂志上一项突破性研究基础之上,当时研究小组分离出了*纯的人类造血干细胞——一个干细胞就可以再生出整个血液系统。“4年前,当我们分离出纯干细胞时,我们认识到我们还发现了像‘子细胞’一样的干细胞群,当时我们认为它们是其他类型的干细胞,”Dick博士说。“当我们进一步深入研究这些‘子细胞’时,我们发现它们实际上是已经成熟的血细胞谱系。换句话说,谱系几乎直接从干细胞层中断,没有通过缓慢的逐步的‘教科书’过程向下游发育。”“因此在人类血液形成过程中,一切均始于干细胞,它是行政决策者快速驱动了这一过程,以每日超过3000亿个细胞的产量来补充血液。”25年来,Dick博士一直专注于认识移植后正常造血干细胞发挥作用来再生人类血液的细胞过程,及当白血病发生时血液发育出错的机制。他的研究追踪了玛格丽特公主癌症中心科学家James Till博士及已故Ernest McCulloch博士于1961年获得的关于造血干细胞的初期研究发现——它奠定了当前所有干细胞研究的基础。

一项新研究表明,来那度胺 + 利妥昔单抗联合疗法一线治疗套细胞淋巴瘤,具有安全性和有效性,并且可避免和取代化学疗法。对于一线治疗套细胞淋巴瘤来说,虽尚无形成固定标准疗法,但通常包括细胞毒性化疗。然而,有些患者年龄较大,通常不能耐受这些强化治疗。 11 月 5 号,发表于《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杂志上的一项多中心 2 期研究表明,该新的低毒性疗法疗效好,且大多数患者接受治疗后均产生了持久性缓解。该研究纳入 38 名套细胞淋巴瘤患者(中位年龄, 65 岁),并给予患者来那度胺 + 利妥昔单抗诱导和维持治疗。 30 个月时,可评估的患者的总缓解率为 92% ( 36 名),完全缓解率为 64% ( 95%[CI] ,  46 - 79 )。患者未达到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和总生存期。据估计, 2 年无进展生存率为 85% ( 95% CI ,  67 - 94 ), 2 年总生存率为 97%  ( 95% CI ,  79 - 99 )。Jia Ruan  教授说,患者的生活质量得到保留或改善,并且该疗法也是常规化疗后的一大跨越。他认为,需进一步在更广泛的研究中,更好地评估其疗效和其它套细胞淋巴瘤疗法的比较。他告诉 Medscape ,鉴于该联合疗法治疗套细胞淋巴瘤可变性较高,并且可平衡其疗效和毒性,所以,对于某些患者,尤其是那些不希望化疗或者不能耐受强化化疗的患者来说,该疗法是一个**的选择。

 近日研究人员在《科学》(Science)杂志上发表论文称发现了癌细胞免疫逃逸的新机制——利用支持细胞包围肿瘤,保护它免于激起免疫反应。新研究发现为科学家们提供了新的治疗靶点激活机体的自然防御系统对抗肿瘤细胞。   “研究揭示了肿瘤微环境中的某些基质细胞与免疫系统之间的联系,”芝加哥大学免疫学家Hans Schreiber说道:“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发现。”   长期以来研究者都希望了解癌细胞逃避免疫系统攻击的机制。过去的研究证实在肿瘤动物模型中即使启动免疫反应,对肿瘤的损伤亦不大,这是因为邻近的免疫细胞不能对肿瘤发动攻击。论文的资深作者、剑桥大学的免疫学家Douglas Fearon说:“在肿瘤中存在某种机制抑制了免疫反应。”   在良性结缔组织中存在一类癌细胞称为基质细胞。Fearon和他的同事推测表达成纤维细胞活化蛋白(FAP)的基质细胞有可能参与了免疫系统抑制。因为在子宫、胎盘和慢性炎症区域都存在FAP表达细胞,在那些部位它们的主要作用是抑制或控制炎症反应。研究人员构建了一种转基因小鼠模型,当对其进行遗传操作时可杀死小鼠体内的FAP表达细胞。研究人员首先给予小鼠白喉毒素,然后给小鼠注入肿瘤。两或三周后,当肿瘤模型完全构建起来后,研究人员通过遗传操作清除掉动物体内FAP+细胞。   研究人员发现在48小时内小鼠启动了免疫反应杀死了80-90%的肿瘤。而在对照组中,研究人员对缺乏免疫系统的小鼠进行了同样的实验操作,FAP+细胞的去除并没有对肿瘤产生任何效应。“我们必须将去除FAP+细胞与免疫系统反应结合起来,”Fearon说:“这表明通过去除FAP+细胞导致的肿瘤细胞受到了免疫系统的调控。”   在接下来的实验中,研究人员计划在自发性肿瘤小鼠模型中进一步验证他们的发现。自发肿瘤模型小鼠是由英国癌症研究中心构建的一种肿瘤发生与人类非常接近动物模型。   “研究表明FAP+细胞可作为一个重要的癌症药物靶点,”Schreiber说:“然而尽管现在已获得了FAP的抗体,我们面临着一个主要困难是如何能够不影响其他表达FAP的良性细胞。”   “假设研究人员能够确定FAP+细胞进入肿瘤或是它们抑制免疫反应的机制,他们或许就有可能能够阻断细胞进入肿瘤或阻断其对免疫细胞的抑制,”Fearon说:“至少我们现在发现了肿瘤细胞中存在一种非常特殊的细胞类型导致了免疫系统抑制。这也是一个关键的进步,”

新闻动态

加载中
微信扫一扫
  • 电话咨询
  • 021-62962298